存档灵魂:

W H E N
无论如何


【歌词】


When I am drifting in my dream
当我在梦里游荡
I love you
我爱你

When I wake and nothing's what it seemed
当我醒来 世界面目全非
I love you
我爱你

When the final midnight's poised to stroke
当最后一个夜晚快要崩塌
I love you
我爱你

And all of the looking glasses broke
当所有真相浮出水面
When all of...

深情欢快撩人的一曲。


《I Like Me Better》


To be young and in love in New York City

在纽约 年少轻狂 陷入爱河


Do not know who I am but still know I'm good long as you're here with me

迷失自我 但任就知道只要有你相随我会感觉良好

To be drunk and in love in New York City

在纽约 酩酊大醉 陷入爱河


And not into morning...

2016年底,亲属家有了像封面上的天使宝贝,这不,今晨微信上终于看到她的百天照,太可爱了。生活琐事无需记录,但欢喜的心情不能遗漏。等我再次回家见到小宝贝时,一定翻出这柔情密意的歌来给她听。


《Isn't She Lovely


Isn't she lovely

难道她不可爱吗

Isn't she precious

难道她不珍贵吗

Isn't she lovely made from love

难道她的可爱不是源于爱吗

Isn't he precious

难道他不珍贵吗


Isn't he wonderfull

难道他不完美吗

Isn't he lovely made...

母亲不在已好多年了,我也是个泪点好低的人,听到汪峰这曲《母亲》,泪水扑涑而下。

同学YuanYuan在群花里,借老舍《我的母亲》里的话语写道:“人,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在,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有母亲的人,心里是安定的。”在每一个孩子心中,自己的妈妈都是最美的。世界最美好的事是:我已经长大,你还未老;我有能力报答,你仍然健康。

——致敬母亲!祝愿全天下所有的母亲,节日快乐!

我感到她说的太好了,就原封不动抄了下来。她比我坚强,是的,活着,没理由不好。

《母亲》

你是否还在我身边看着我

我思念的母亲

噢 默默地默默地...

吕宏道:

me

CHai_u:

存档灵魂:

徐 缓 篇 —— 我们喜欢世界,不因为什么。一定有某种让我们飞翔的翅膀。人即想象力,想象力即人。


【美】华莱士·史蒂文斯 Wallace Stevens


幸福是一种谋得。

任何方面的进展都是术语变化之运动。

地球上的最高追求是对幸福的追求。

任何时代都是一个鸽子窝。

创造出生活的某种清新与生动感是诗歌可靠的目的。
在教师的心目中教训的目的适得其所;
在哲人的心...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种鸟栖息在蒙塔斯村附近。它不是苍鹰或鸡,亦非山雀、啄木鸟或燕雀,它是蒙塔斯村特有的鸟,别的地方找不到和它相同的种类。

以前应该可以常常看见这种鸟,而看见的人也总是觉得喜悦;每次见到它,都是一种奇遇,一种幸运的经历,就像能遇见狐狸与杜鹃鸟,同时有幸能观察它们,对于爱好大自然的人而言,都是一种喜悦;在那样的时刻,万物对人类的恐惧仿佛消失了,也让人类自己拾回了远古时期的纯真。

沙拉斯特一生对鸟有种特别的感情。他比其他人更常看到鸟,比其他人的观察来得详细;或许可以说,他属于那种相信这种鸟、把它当一回事、并赋与它更深刻意义的人。

例如有个老农夫重病卧床时,曾透过窗户看见那种鸟,...

悉达多在自己的行程中每走一步都学到新的东西,世界在他眼前已全然变幻并使他心醉神迷。清晨,他看到太阳从森林和山峦的那边升起;黄昏,他观赏远方棕榈海滩上的落日,夜晚,他仰望天上的星辰,还有那镰刀形的月牙儿像一只小船在蓝黝黝的夜空漂游。

他看到天上的浮云,雨后的彩虹,夜空的群星,清亮的小溪,奔流的河水,忙碌生息的动物,岩石,绿树,芳草,美丽的花;早晨树丛上晶亮的露珠,远处淡青色的山峦;鸟儿鸣啭,蜜蜂嗡嗡,微风轻柔地吹过稻田。

这色彩缤纷、仪态万千的世界久远以来就一直存在:日月星辰永远在照耀,江河永远在奔流,蜜蜂也永远在嗡鸣;

而在从前,这一切在悉达多的眼中只不过是空虚无常的幻影,无可信托,注定...

截——《年轻》

轰动全球的短文:《年轻》

德裔美籍人塞缪尔厄尔曼70多年前写的一篇只有四百多字的短文。

首次在美国发表的时候,引起全美国轰动效应,成千上万的读者把它抄下来当作座右铭收藏,许多中老年人把它作为安排后半生的精神支柱。

美国的麦克瑟将军在指挥整个太平洋战争期间,办公桌上始终摆着装有短文《年轻》复印件的镜框,文中的许多的词句常被他在谈话或开会作报告时引用。

松下公司的创始人松下幸之助说:“多年来,《年轻》始终是我的座右铭。”

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

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

是情感活动...

纯音乐好听,听了让人心里舒服,这是众所周知的。

诗歌是音乐的语言,这是我在一本美学书里看到的。美学其实就是语言学,这是美学家朱光潜的伟论。音乐是最高形式的艺术美,这也是从书里来的,从美学到音乐再到文字,我就在这兜了圈圈。

我喜欢的好冷门,我的喜欢偶尔也有朋友喜欢,喜上眉梢那是一定的了……不再自言自语了,时雨濛濛,音乐声中澄明心境吧。


拾麦穗,“你要嫁谁嘛!”……我说:“我要嫁那个卖灶糖的老汉!”

引言:张洁有篇小说——《拾麦穗》,我认为比《爱是不能忘记的》强多了,但没人注意。它里面讲一个七八岁的丑陋的女小孩,我记不得是不是孤儿,没人看护,有一个六七十岁的卖糖的老头子常给这个女孩几块糖吃,人们就笑话.“你嫁给他吧,你嫁给他吧!"老头子六七十岁,小姑娘七八岁,这完全是个玩笑。这个老头每天来,后来就死了,小孩儿就站在那里望着。……你说不出这是什么意思、什么道理,到底说明什么问题,但它传达出一种淡淡的哀愁、孤独、惆怅……的味道,很耐琢磨。这是艺术。艺术品就要有一种味道,使你感受到什么东西,感情受到感染,使人琢磨。

——李泽厚

在农村长大的姑娘谁还不知道拣麦穗这回事。 ...

©土媚儿
Powered by LOFTER
      1/157